上千年前的美妝博主怎樣的魅惑?《大唐女子圖鑒》來告訴你哦

  • 時間:2020-01-16 11:59:48
  • 瀏覽:1182
  • 來源:全網最快
上千年前的美妝博主怎樣的魅惑?《大唐女子圖鑒》來告訴你哦

西安一下雪,就變成了長安;古城一場雪,就回到了大唐。

長安最美在雪覆未央,大唐最美在萬千女子形象。

夢回大唐,手執拂塵端一副清高傲然的模樣,盤束最素顏的發,著最淡雅的唐裝,冷眼旁觀這盛世長安。

夢回大唐,女子為官,頭頂烏沙紫袍加身,手握朱豪胸懷天下,文可提筆安天下武可馬上定乾坤。

不施粉黛權傾朝野,滿朝文武皆為手下敗將。

夢回大唐,女子不再是“無才便是德”。

頭戴步搖冠,鳳翎一戴,睥睨天下。

夢回大唐,貞觀盛世好一場包羅萬象,萬里秦長城可抵外患但擋不住千里胡人朝圣觀瞻,唐詩過于陽春白雪難于模仿,只好學學唐人著唐裝。

夢回大唐,胡人鐵騎沒能南下,唐人追逐潮流的心卻早已北上,頭戴渾脫帽,身著翻領裝,似笑非笑間手拈桃花滿面春風,小女子與大男人的混搭,皆是胡漢文化的交融韻味。

這一張張夢回大唐,出自插畫師XINYUE之手。

XINYUE

XINYUE 畢業于日本文化服裝學院及文化大學院大學,現居英國,微博[email protected]御茶菓子。

服裝設計專業畢業的XINYUE現如今是一名職業插畫師。

她參考唐代繪畫、佛窟造像、文獻資料,用彎彎繞繞的線條勾勒唐朝的底蘊,用五彩斑斕的顏色涂抹唐朝的風華,創作出令人神往的《大唐女子圖鑒》系列,萬千“畫友”爭相臨摹。

雖然每一幅畫都精致到放大都挑不出毛病,但是看過XINYUE的“草稿”,才知道原來這是一場從青銅到王者的“大神排位進階賽”。

草稿,體現的是青銅時期的XINYUE。

勾線,則是鉆石玩家,把細膩的勾線當作放松,在繪圖中游刃有余。

上色,就是開了掛的人民幣玩家,一幅畫收割一波粉絲。

偏愛自由創作環境的XINYUE彷佛把自由的靈魂也注入作品中,畫作中的神情流露出一股“無所謂”的霸氣。

盛唐的傲然,中晚唐的飄然,映襯在每一雙眼睛中,凸顯在每一張面容里;

歷史的年輪,在眉宇間休憩,在華服里碾壓出厚重的塵埃。

一幅幅《大唐女子圖鑒》,重現一幕幕大唐生活畫卷。

佳節的盛大映襯出盛世長安,長安的上元佳節何等繁華.

而今夜我們避開亮如白晝的燈節不談,脫下華麗的女裝,挽起烏發做成男人發髻,著男裝與新城長公主秉燭夜游吧。

我看到故事里的長安,長安城有人在歌詩三百有人在描紅妝。

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風拂檻露華濃。”李太白一首清平調,躍然于紙上。

盛世的容顏,是前無古人的;盛世的自信,是體態豐腴的;盛世的大唐女子,永久定格在文人騷客的詩詞里,傳承數千年,與XINYUE的畫筆遙相輝映。

大唐女子的嬌羞是“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。”

男人在觥籌交錯間暢所欲言,女子在旋律婉轉里眉目傳情:“轉軸撥弦三兩聲,未成曲調先有情。”

古代美人的美,美在不自知,魅在自知。

“三月三日天氣新,長安水邊多麗人。態濃意遠淑且真,肌理細膩骨肉勻。”

杜甫一首麗人行,和XINYUE筆下的中唐女子如出一轍:態濃意遠遠在天邊卻又恰似在眼前。

“小山重疊金明滅,鬢云欲度香腮雪。懶起畫蛾眉,弄妝梳洗遲。照花前后鏡,花面交相映。”

溫庭筠的詩詞審美造詣極高,他把最自然的言辭拼疊起來,詩句就流露出了真性情。

XINYUE的畫筆沾染了溫庭筠詩詞里的“香腮雪”,惹上一處粉紅色的溫柔鄉。

唐代近三百年的歷史孕育出足夠豐富的文化,這是唐朝獨特的魅力,也是XINYUE創作靈感的源泉。

人物服飾造型更迭既快又多,抱著嚴謹的創作初衷,創作出《大唐女子圖鑒》系列,讓我們去了解一個空前繁榮、包容自信的大唐。

《大唐女子系列》中,XINYUE偏喜敦煌供養人。

從權勢顯赫的官吏到平民百姓,他們懷抱著虔誠以期名垂后世,于是在宗教繪畫或雕像的邊角或者側面畫上或雕刻自己和家族、親眷和奴婢等人的肖像,配上文字題記,那一生或豐功偉績或功德善事。

XINYUE參考莫高窟第9窟壁畫史葦湘先生的臨本,重現活色生香敦煌供養人。

都說大唐是盛世,長安一百一十坊,百業興旺,從供養人的妝扮上亦能窺見真章。

她把大量的精力花在首飾和服飾紋樣的繪制上,發釵也是臨摹于文物樣本,每一筆竭力細致入微,好像古董家能透過紋樣辨別朝代一樣,透過她的畫筆,重現晚唐浮華。

大唐,滿載著漢字的驕傲,跨越千年,停落在博物館,定格在敦煌莫高窟,成畫于XINYUE的《大唐女子圖鑒》。

對于非歷史專業出身的XINYEU,難的不僅是史料的搜集與查找,她還需要根據史料合理地去想象和創作。

重現壁畫中人物或陶俑的造型衣著是史學家做的事,作為一名創作者,XINYUE大膽的在史料上涂抹自己適度的夸張與想象。

大仲馬說歷史不過是掛小說的一顆釘子。

在XINYUE筆下,這顆釘子同樣刺激著她的繪畫“再創作“。

開元盛世,隆冬已至。

女子身披絨衣,頭戴耳衣,踏雪尋梅處,彌漫女人香,這是XINYUE對耳衣的猜想。

“美妝博主”XINYUE上線,對美的包容也從側面體現著時代的包容。

這位“以丹紫三四橫,約于目上下”的“血暈妝”少女,造型源自洛陽古代藝術博物館藏《侍者圖》局部。

即使是放到當代,這樣的妝容也足夠在年度美妝排行榜上有名。

XINYUE在“再創作”的過程上耗費了足夠的心力,也是對歷史抱著尊重態度的心力,才點燃了作品中大唐女子的靈魂,重現盛唐風采、晚唐奢靡。

人是反映時代的最明顯標志,大唐女子圖鑒中的女人,她們或雍容,或華貴;或清雅,或俏皮,兼容并蓄,風格繁多。

畫像的花枝招展背后,盛開的是以唐烙印的花。

《大唐女子圖鑒》之后,XINYUE開始觸及清代、宋朝,看過的書走過的路都變成資料,一步一個腳印的在這條路上緩慢且愉悅的行進著。

從服裝設計師到自由插畫師,XINYUE還是一個新人。

因為《大唐女子圖鑒》系列火了的她來說,常常思考應該如何平衡個人創作激情與商業約稿的關系,把自己稱為“千千萬萬喜愛畫畫的普通人之一”的她,似乎把這個問題看得更透徹一些。

“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不論是單純的愛好還是以此為業,只有不斷地精進自己,才能保持繼續前行的勇氣。”

她的畫筆從唐繪到了明,她筆下的“明代女子圖鑒”,是傳奇話本里溫婉如玉卻也敢愛敢恨的大家閨秀,還是秦淮河畔吟詩作對的才女名妓呢?

不妨期待XINYUE的再創作,帶給我們蘊藏歷史味道的視覺沖擊。

中國人骨子那份與生俱來的自豪正透過XINYUE的傳承與另類解讀,奪屏而出。

微博@御茶菓子

更新時間:2020-01-16 11:59:48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会缝纫怎么赚钱 pc蛋蛋 手机抢红包赚钱送流量 广东快乐10分 养保温车赚钱吗 优乐江西麻将版本 30岁女人如何赚钱 八闽福建麻将规则 五分彩 接单赚钱可信吗 微信小程序小游戏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 英雄联盟维护 7m体育篮球比分网 梦幻西游门派 甘肃快三